首页 请家教 做家教 学员库 教员库 专业教师 金牌教员 教员相册 付款方式 沈阳公交

沈阳上门家教-明天谁来保障你


频道:兼职全职 来源:沈阳腾越家教网  点击:136 日期:2019-2-25

内容简介: 
今天,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经济全球化时代,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的风险因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在不断增长。因此,人们需要重新认识形势,客观评估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走向,理性地预期未来并做好应付风险的准备与安排。在本期讲座中,郑功成教授首先分析了在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人们所面临的哪些风险?他说“时代的发展进步不仅以生产方式的社会化来作为显著的标准,而且也是以生活方式的高度社会化来作为显著的标准,那么生产方式的社会化,生活方式的社会化,它主要是表现在我们人类的群居行为,我们的群体劳动,或者是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一个群体之中,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个人自身的风险实际上被放大了,个人自身的抵御风险的能力,是缩小了。”在此前提下,人们面临着疾病、养老、失业、职业伤害、自然灾害等等来自各方面的风险。因此,他认为,“人生是有风险的,各种生活风险正在因为客观环境的变化,和影响因素的变化不断增长,所以说应该对风险有一个重新的认识”。 
同时他又指出,生活风险的多样化,制因的复杂化正在使人类变得越来越脆弱。人们需要重新的认识形势,来客观的评估人们未来的风险,理性的预期未来并且自豪的应付风险的这样一种准备和安排。郑功成教授说“安全和有保障,其实是人的第一需要,也是处于人的最低需求层次的需要,不论是政府还是社会,还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应该漠视人生的这种需求更不能够否定这种需求”。他认为,“未来保障我们的将是一个多元化的混合性的安全机制,既有国家有社会,也有我们的家庭和个人,所以我强调的以传统的家庭保障作为我们未来的安全保障机制的基础,以健全的社会保障理性作为我们未来的安全保障的主体,以这种非制度型的单位保障或者社会公益,或者通过市场较硬的商业保险,来作为我们未来安全保障机制的补充,那么他们构成了一个多元化的混合性的安全机制”。 
《明天谁来保障你》 (全文) 
好谢谢大家的掌声,我想在我讲之前呢,我们做一个简单的问题,或者提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我们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人认为自己的将来是没有风险的?或者说没有风险的人请举手,好像没有。那么我想就是感觉到将来有风险的人能举一下自己的手吗?不同程度的有风险的人,有可能不是百分之百的听众举手了,但是我想95%以上的。那么应该说我们这个风险呢,生活风险对我们来讲,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来讲,应该说是普遍存在的,我想我们能够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我近十几年来研究社会保障问题,我直接的感受,我们的生活风险是在增加,在不断地增长。所以我今天要讲的第一个问题呢,就是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充满着生活风险的时代。这个结论的依据在哪里呢?我想第一个依据就是时代的发展进步不仅以生产方式的社会化来作为显著的标准,而且也是以生活方式的高度社会化来作为显著的标准。那么大家都知道生产方式的社会化、生活方式的社会化,它主要是表现在我们人类的群居行为、我们的群体劳动或者是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一个群体之中。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个人自身的风险实际上被放大了,个人自身的抵御风险的能力,我个人认为是缩小了。 
我们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我记得1976年唐山地震爆发,当时唐山地震造成24万多人死亡,16万多人终身致残,五十多万人受伤,一座现代化城市成为一片废墟。当时有好多人不愿意住在城市,那么在河北的地方,在整个华北有很多城市的居民,就是在大街上搭上帐篷。但是最后怎么样?最后还是要住楼房,还是要进入城市。所以说选择现代的生活方式,好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唐山地震使人们畏惧城市,畏惧楼房,因为是城市和楼房使几十万身体毁于一旦,但是我们现在好像没有人或者说不选择城市,或者说不选择楼房,这个好像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但是这种生产方式的社会化和生活方式的社会化,应该说它是时代的进步,是我们社会发展的必然,所以在社会发展和人民进步的同时,它也带来了某些风险的放大和个人抵御风险能力的减弱,有些风险不是以我们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第二点就是我们已经选择了市场经济体制,市场经济需要并造就的是一个充满竞争的环境,只要有竞争,就必然有失败者。所以我们现在谈市场经济,我们有的学者讲要造成双赢、多赢、共赢,我觉得那是我们的希望,竞争那肯定是有成功者,必定有失败者,大家都成功了,那就不是竞争。就像你在竞技场上一样,这个竞争它就是要分出名次来的,不可能大家都是第一名或者第二名。所以说市场经济我们讲到,它是个竞争经济。市场经济的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充满竞争,在竞争中间才实现它的优胜劣汰这样的一个必然的发展,并且体现它的价值规律。所以我们市场经济里面,有一部分失败者,失败者并不意味着总是固定某一部分人,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失败者。所以我们发现最近几年来,在中国的下岗职工中间,失业工人中间尽管说年龄偏大、学历偏低、技能偏低的人还是更多数,但是我们发现了高学历也有失业的现象,也已经开始出现博士被炒鱿鱼的这样的现象,那么这就是竞争,这就是市场经济。 
所以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就是竞争的失败它虽然具有不确定性,但是竞争的失败者走入市场经济这个时代普遍存在的,所以它是一种社会的状态,这个在某种程度上也不是完全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所以有时候跟我们竞争环境以及相关的政策,一些我们所取得的社会的氛围等等密切相关。所以说市场经济,我这里要讲一点,就是它是一个竞争经济,竞争失败的风险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遭遇上。那么市场经济所带来的风险,劳动就业的风险也就是很大的,这个是计划经济时代所没有的,也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时代所没有的。而因为在计划经济每一个人都在一个单位,国家强调的是充分的就业,没有失业,那么当然也就没有风险;小农经济强调的是自给自足,自己生产满足自己的需求,它基本上不存在跟别人竞争的问题,所以它也没有这种风险。所以我们说只有到市场经济的情况下,我们才必须承认、更加承受在竞争中间失败的风险。 
我们要讲第三点,就是经济的全球化正在使生活风险国际化。那么经济的全球化当然给我们国家带来了一个我们迅速接近工业化国家行列的这样一种机遇,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融入到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间,它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经济的全球化可以放大国内的风险,并且可以给你带来国外的风险、国际的风险。这个是很自然的,就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间,我想,比方说我们的劳工,我们的劳动者,他就受到整个世界的这种强资本弱劳工割据的影响,这个劳资的对抗已经不是我们国内的劳动者或雇主之间的关系,它是基于整个世界。 
那么一个国际的金融风暴,可能也给我们中国经济带来沉重的打击,那个对中国经济可能如果说带来沉重的打击,那就会损害我们的饭碗,损害我们的就业,就会加重我们的社会风险。所以我说经济的全球化给了我们机遇,同时也有可能放大我们国内的每一个人的生活风险,所以这是一个客观的必然。 
第四点我想是大家都知道,人生本来就是充满着风险,没有哪一个人是没有风险的。那么有些风险是与生俱来的,有些风险是总是存在的。比方说疾病,没有哪个人一生都是健康的,所以疾病总是伴随着人生。现在我们在调查我们国家的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的调查表明,因病致贫的现象应该说是个普遍现象。很多的贫困人口,不是因为懒惰,我觉得这个观念应该改正,不是因为懒惰,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贫困人口他的素质低下,我们发现大量的原因是因为疾病,是因为疾病。在乡镇有过调查,大约60%以上的贫困人口是因病致贫,或者因病不能摆脱贫困,或者是因病虽然已经摆脱了贫困,同时又陷入了贫困。那么城市里面也是一样,所以这个是不是生活风险呢?好像谁也不能例外,这是再健康的人,这个是一个风险,是人生本来的风险。再一个我们讲天灾,各种自然灾害。自然灾害在我们国家来讲,我原来讲过,我们历史上在归咎中国的贫穷落后的原因的时候,有的历史学家讲灾害造成了中国的历史的贫困,所以天灾是一种风险。那么我还讲意外事故,意外事故在农牧社会里,我们很难想像它能够构成的人生的一大风险,因为那是农耕社会。但是进入工业社会以后,这个意外事故,那是直线上升的,是群体爆发的。所以我在讲第一个问题,我们得出结论就是毫无疑问,我们生活在风险之中,我觉得即使是亿万富翁,也面临着风险,这个风险也存在着挑战。 
那么我们接下来讲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到底面临着哪些生活风险呢?一个方面我刚才谈到了,就是我们的疾病风险,这个我想的是很简单的。那么疾病风险在历史上,因为医疗技术的限制,因为人的经济承受能力的限制,所以好像在历史上,疾病因为即使也是致贫的一个原因,但是好像显得不是那么确切,大家更多的是对人的生活风险,是看在天灾人祸所带来的,比如说靠天吃饭。但是我发现我们进入现代社会以后,疾病越来越成为人生的最大的问题,所以有时候医疗技术的进步,带来的结果我个人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控制疾病的风险,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有时候也放大了这个风险。当然讲这个话好像不太人道,你比如说癌症,过去根本就不能治疗的、不能控制的,那我们说看着这个人可能他得了癌症,短时期内他死亡了,大家也不觉得这是一个好像一个很大很大的灾难。好,现在好,医疗技术进步了,癌症患者有个别的可以治愈,但是大量的还是不能治愈,但是不能治愈但是它可以延长你的生命,就是你本来痛苦三个月,在过去的情况下,你可能告别这个世界,但是现在要你痛苦三年。所以有时候你这个成本很高,那么成本,像这种成本在历史,好像家里人不需要付出这么大的成本。所以他在家庭生活来讲,由于医疗技术就是那么一种技术水平嘛,对不对?他就完全不做指望,也没有什么医药。但是我们现在知道了,要治疗这种疑难杂症,这个医疗成本是很高的,那是非个人、非家庭的经济,或者大多数家庭或者个人的经济能力能承受的,所以我是把疾病的风险看的是人生的第一大风险。 
第二种人生的风险是什么呢?就是养老风险,就是长寿是我们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我们在进行国际比较的时候,我们都会把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的预期寿命作为很重要的社会化的指标,但是我们说长寿也带来了养老的风险。我们说新中国成立的初期49年、48年的时候,全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是三十七点几岁,但是我们现在有多少呢?我们2000年的时候达到71.84,我们现在应该说接近72岁。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就在新中国成立的初期,老年人是很少的,老年人是少量的,那么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好像这个养老并不是一个风险,也就是老年的生活还不成为风险。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我们的人民预期寿命在不断地延长,在我们进入老年化国家行列的同时,我们也进入了高龄社会。比如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我们讲人生70古来稀,现在讲80岁的人越来越多,那么大家就可以想像一下,因为人的衰老随着人的寿命的延长,不仅说他的劳动能力,那是减少了,通过劳动来说,他获得收益也是减少的,那么更重要的来讲,作为人进入到高龄以后,自我的生活调度能力也是持续下降的,所以说养老的风险好像也是随着我们社会发展的进步。人的寿命的不断延长,这个本来是个好事情,但是我们说如果没有相应的这种安全保障机制,我觉得长寿就是一个风险。养儿防老,那是中国几千年来,是一个有礼数人的惯例,现在看起来,既然我们把养儿防老法律化了,但是子女越来越少,家庭的规模越来越小,家庭的保障功能也就越来越弱化,那么我们靠谁来养老?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所以说养老风险现在变成了绝大多数人都必须考虑的一个风险。 
第三个风险我们讲的失业风险。这是在就业市场上,市场经济所带来的,因为它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不可以或者再不可能存在终生安逸自在的这样一个铁饭碗、铁岗位,所以工作岗位的稳定性,正在日益地被不稳定性所替代。那么一个显著的一个标志,就是劳动力市场的这种淘汰率,失业人士和下岗职工人士在不断地增长。我们每年城镇的新增劳动力在一千万以上,我们每年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失业工人需要重新就业,那么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的农村人口,要逐步地转化为城市人口和工业人口,需要给他们造饭碗,那么这个就业的压力是很大的。那么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在劳动力资源存在过剩的条件下,在中国的经济社会转型同时又伴随着加速城市化、加速工业化进程的这样一个条件下,失业的风险应该说只能是越来越大,不会越来越小,所以这是我感觉到它是第三个风险。 
第四个风险是什么呢?就是职业伤害。职业伤害,我们过去只讲这种职业伤害只有矿山,比如说煤矿它的风险大,建筑工人风险大。现在如像坐办公室的也有职业风险,为什么?它是工作节奏加快了。我说为什么,我们提供的一个材料就很典型:我们改革开放以来,最近的十来年来,我们这个人的自杀现象在每年都在上升,为什么?犯精神病的人每年在数以十万计的这么一个速度在增长,为什么?这些人并不是开矿山的,那么有很多的就是白领,他不是蓝领,就是因为竞争的激烈,因为工作节奏的加快,因为这种工作负担心理压力的不断加快。所以说,职业伤害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很重要的风险,这种伤害不单纯是显性的工伤事故,也包括隐性的这种职业病,还包括我刚才所讲的这种心理压力,就是通过自杀的、通过犯精神病的病患者,这个犯病率的上升能够表现出来。所以职业伤害呢,是这样一种越来越严重的风险,我们可以减少,通过各种措施来减少这种风险,但是我们不可能杜绝这种风险,这是第四种。 
第五种刚才已经谈到了,天灾人祸,是人生所面临的第五例风险。谈到除了自然灾害在不断地增加,频率发生密度越来越小,频率越来越高,人为灾害也越来越多。我们现在更关注的是人为型的自然灾害也在不断地增加,因为很多的自然灾害实际上跟人的行为有关系的,所以说整个的天灾人祸不仅普遍存在,而且确实构成了威胁我们生活,我们正常生活和正常生活秩序的一大风险来源。当然我们还可以讲讲其它的风险,对于人生来讲。 
你比方说收入减少,因为投资失败导致收入减少,最后沦落贫困的境地。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风险,当然也包括先天和后天原因造成残疾的风险,也有由于人的老龄化带来的生活照料的不必要的风险,所以说风险是大量存在的。 
那么通过生活风险的分析,也可以得到几点结论:一点就是人生是有风险的,各种生活风险正在因为客观环境的变化和影响因素的变化不断增长,所以说应该对风险有一个重新的认识,这是第一点结论。 
第二点结论就是生活风险的多样化、致因的复杂化正在使人类变得越来越脆弱。我个人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虽然我们好像看起来人是越来越强大,但是我说强大的人不是以个人来计量的,是以人的群体计量的。对于个人来讲,我对结论恰恰相反,就是现在人越来越脆弱,我们经常讲到我们住在楼房里面停电我们受不了,那原来点煤油灯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个问题;我们没有电话的时候,好像可以的,现在我们说用上电话了,电话一天出了问题好像受不了。所以说是人在社会发展中间,人类虽然变得越来越强大,但是作为人的个体来讲,我认为是变得越来越脆弱。这从家庭人,到单位人,然后到社会人,我们看到了每发展一步,意味着我们人类自身的好像是一个解放,但是同时人类社会化却是与人对社会的依赖是分不开的,你的风险很多情况下是来源于社会,那么你要化解这种风险,很大的程度上也要依靠这个社会。 
第三点结论,就是我们需要重新地认识形势,来客观地评估我们未来的风险,理性地预期未来并且自豪地应付风险的这样一种准备和安排,所以这是我要谈的第二个问题,这些风险应该说是普遍存在的。 
接下来第三个问题实际上是讲一个观点,就是安全和有保障,其实是人的第一需要,也是出于人的最低需求层次的需要,在这一个问题上,富人和穷人都是如此。我个人认为呢,不论是政府还是社会,还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应该漠视人生的这种需求,更不能够否定这种需求。如果是力求于这样一个基本的判断,我觉得我们就能以一个比较客观的态度,来对待我们的社会保障改革和这个制度的建设,决不能轻易地去否定它,否定社会保障实质上就是漠视人生对安全、对有保障的这个第一需要,实际上就是否定这个第一需要。 
那么在封建社会或者小农经济社会,我们强调的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经济,那么它使人们不得不依赖家庭,离开了家庭便不可能有安全感和保障,在封建社会对不对?所以说我们中国的历史上一直强调叫父慈子孝,我们强调以孝治国,有孝道这是儒学的核心,家庭保障也成为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最为稳定的安全保障机制。家庭成员相互提供经济保障,相互提供服务,相互满足情感需要,这个家庭它就是一个保障的范畴,所以它就是一个制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家庭的组成,不完全是血缘的关系,我觉得是经济安全,是服务需求,是情感需要,他们的要求,这样一个内在的要求。那我们说在计划经济时代,每一个人都属于一个单位,每一个个人都属于一个单位,在城市,是各种各样的国家机关行政、事业单位、企业单位;在乡村,是乡村集体经济,我们讲的是生产队、生产大队。人们离开了单位,那是寸步难行。我们如果在计划经济时代,在单位工作过的人可能都有这个感受,比如说在城市一样,你离开了单位,首先你就没有住的地方了,你就没有工资了,你的小孩就上不了幼儿园,上不了托儿所,上不了学哪儿也不能去,所以你离开了单位,你就寸步难行。相反,如果你离开了家庭,你就有可能存在下去。所以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形成的就是一个强烈的单位,这样的观念。我们讲的就是以单位为家,单位就变成了家,因为单位给你了一切,单位包办了你的养老、工伤、医疗甚至子女就业等等等等,就是把这些风险,单位都包下来了,所以人们依赖这个单位,把单位当成家,认为单位在人生安全的保障作用最大。所以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看起来,单位也就成了人生的寄托和各种希望的所在。我们分析了就是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就是在小农经济的社会,在计划经济的时代,由家庭保障过渡到单位保障,由家庭人发展到单位人,其实大家都是寻求安全和有保障来作为出发点的,得到他的归宿,也是如此。所以因此呢,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可以说我们是有保障的时代,但是我们说计划经济时代的那种有保障,是一个缺乏效率,而且最终也会使资源枯竭的时代。那么改革开放以来,首先改革是打破了全能的保障机制,增加了我们自身的风险,但获得了国民经济的持久稳定高速发展,这个整个的经济社会走向繁荣。所以我们付出了一种好像安全性,但是我们得到了发展,但是改革开放到今天,我们发展到今天,我们又得重新思考一下,我们是不是发展必须以付出安全性,发展必须以破坏安全性,发展必须以不要这个保障机制为条件吗?那得反问一下,如果说我们既能够保持国民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进步,我们又个人有安全感,那这不是一个更加协调、更加和谐的社会?所以说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个人认为,就是改革的进步性,不在于破坏了旧的安全保障机制,而在于追求并获得了真正的发展。与真正的发展发展到今天,应该不只是等于我们过去所讲的,只等于经济发展。我们最近几年我一直不太赞成这个观点,发展就等于经济发展,这是个错误的概念。中国的改革时代,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讲80年代的改革,我的看法就是它是一个普惠的时代,就是使所有人都在改革中间获得好处的时代,对吗?比如说农村承包责任制,国家没有投入钱,但是就是一纸红头文件,就解放了所有农民的生产力,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那么亿万的农民都从这个承包责任制里边获得好处。但是我们说改革到了今天就不是如此了,改革到今天,就是一部分在发展中,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收益,越来越多的好处;一部分可能在我们的发展中越来越变得受损害者。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就不能单纯是一个好像砸饭碗的这样一个问题,你得同时思考一下,整个社会的协调发展。你就得考虑一下我们国民的生活风险,我们在打破计划经济时代的这种安全保障机制的同时,我们有没有可能给予它一种更新的既有公平、又有效率的这样一个安全保障体制,所以这个是值得我们考虑的,值得考虑。所以在风险持续增长的条件下,我们需要安全机制和社会保障机制,要同时更为有效的安全机制,到今天来讲,不仅具有必要性,而且具有紧迫性,这是我讲的第三个问题。 
第四个问题呢,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安全保障体制,这是我们在肯定前边几个观点的条件下来谈这个问题。那么明天做什么样的选择?我说我的一个观点,就是较为理想与现实的模式,是建立在责任分担基础之上,就是在这种社会风险、责任分担的基础之上的一种混合型的保障机制。我们只能是一种混合型的保障机制,这种混合型的保障机制,就需要政府、社会、雇主或者企业、个人、家庭都来分担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风险。我始终认为,政府有责任帮助贫困人口,并且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所以使困难群体在遭遇生活困境时,免于绝望。政府同时还肩负着不断改进或者增进国民福利的责任,应当使全体国民的生活质量不断地得到改善与提升。那么政府所起的作用,正是在消灭贫困与增进福利的过程中,帮助城乡居民来化解生活风险。所以,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不能认为市场是万能的,政府可以放弃自己的责任,如果说抱着这样一个观点,我个人认为,那是不负责任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相信政府,我们还是应该推动政府来承担你相应的公共福利的责任。我同时还认为,就是政府有责任指导社会保险制度的建设。在雇主与劳动者分担缴费责任的条件下,那么应该建立强制性的基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社会保险制度。在谈到社会保险的时候,我们强调政府,我刚才谈到的是一个指导的责任,那么主要的责任还是应该由雇主和劳动者来分担,主要是缴费的责任。我不太赞成我们的企业家都是唯利是图的,这个不符合整个世界,尤其是工业化国家的这个企业家或者资本的所有者,这种发展趋势。我们看到的西方正在兴起一个公司的社会责任的这样一个运动,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不能说中国的企业家、中国的雇主只想到自己的财富如何增长,而不考虑到社会责任。我为什么讲这样一个问题呢?因为在我们的社会保险制度改革中间,我们发现有一些非国有企业它是不参加的,或者说它是不为它的劳动者来缴付社会保险费的,不提供法律规定的必要的劳动保护的。但是这不是一个光彩的东西,起码劳动保护使我们的劳动法,我们有多部法律是规定的。但是大家可能注意到,我们很多的个案可能有一些私营企业主好像是没有顾及到对职工的劳动保护,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国家也需要提倡一个雇主的社会责任,也需要掀起这么一个运动,就是雇主和企业应该分担我们个人的生活风险,解决劳动者的后顾之忧。它理所当然应该承担这种责任,这种责任不要说是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也是一个惯例。那么在这里面任何拒绝为职工参加社会保险,任何拒绝为职工缴付社会保险费,应该是一种错误的行为。所以在这里呢,我讲的是我们个人的风险,有时候需要雇主来分担,因为我们帮助雇主创造了财富,所以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点我还继续认为,家庭曾经是我们生活的安全港湾,现在乃至将来仍然应当是保障我们生活安全的港湾。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助友爱,不仅是我们民族的优秀传统,也是现行法律规范的义务。我一直主张就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不能破坏家庭的稳定和家庭的保障功能,相反的应该得到强化。所以我说呢,我继续认为家庭保障,应该要发挥它的作用;我同时也想这个观点,我们要建立健全的保障制度,但是这个制度它的目的或者它出发点,或者它所具有的功能,不是替代家庭保障,而是弥补家庭保障功能的弱化,或者它的不足。就是说所有的人,我从家庭得不到的,我就从社会得到;或者我能够从家庭得到的,我就自己先从家庭得到。因为有一些东西是社会的保障或者雇主所提供承担的责任是不能替代的。我这几年来,我当然一直在呼吁,就是社会也应当可以分担一部分风险,一定的风险,因为社会是由人组成的,有的人需要帮助,有的人又能够帮助。在谈到这个观点的时候,我可能和我们有些学者的观点不太一样,我在强调竞争的同时,我也主张合作,主张互助。竞争虽然也推动社会的进步,但是有可能它是破坏性的,所以竞争离不开互助。所以对整个社会来讲,如果我们在谈到竞争的同时,我们又提倡互助,并且在互助中间得到他助,在互助中间帮助他人,我想我们的生活风险,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化解。所以这就说,我们说每个人参加慈善的公益事业,我们为慈善的公益事业,我们做出我们的努力,我们也从中受益。 
当然还有一个需要强调的就是,无论是哪一种安全保障机制,不管是政府提供的这种贫困救助、社会福利,还是政府指导的各种社会保险,还是家庭这个保障机制,还是社会的慈善公益事业,有一个很重要的来讲,就是个人的参与和承担责任,都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说包括提高自己的素质,以增强抗风险的能力;调整自己的心态,以适应时代的变化;参与社会保险,以解决多方面的后顾之忧;争取有所积蓄,或者是通过商业保险来分散风险,还应当积极地参与慈善公益事业,并且在帮助他人或者互助的过程中间得到他们的帮助。所以个人的责任毫无疑问,是重要的,这个是由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里面一个很显著的变化。这个很显著的变化一个就是我们个人必须对我们个人的生活负责,第二个我们个人必须要选择更加合理有效的这种混合性的生活风险保障机制。这是在家庭中间,我也主张我们在享受亲人的帮助照顾的同时,也应当努力给予回报。所以说是我们需要一个什么安全保障机制,或者明天谁来保障你?这个结论其实也很简单,实际上是一个混合型的机制在保障我们,这个混合型的保障机制中间除了第一种政府应当承担的责任,我们较为被动以外,其它的都应该是个人的努力参与来获得。所以最后我们讲几点结论。 
第一点结论,就是所有人其实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社会风险。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生活风险多样化的、复杂化的乃至国际化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家庭保障功能不断弱化和政府单位责任重新调整的时代,每个人都应当对此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并且预先筹划、化解生活风险的方案,这是我们今天要讲的另一个结论。 
第二、全体人的风险需要各种力量来共同分担。就是我们在生活风险多样化、复杂化乃至国际化的客观条件下,我们任何单一个方面的力量,都不足以化解所有人的生活风险,所以我们再不可能指望到政府包办,也不能指望着单位包办,我们也不需要指望着家庭包办,也不能说就我个人能够承受我刚才讲的所有的风险,尽管从精神上来讲我们可以鼓励,但实际上我们没有办法指导,所以只有政府、社会、企业、家庭和个人共同分担起风险责任,并在正式制度安排与非正式制度安排中尽到自己的责任,我们才能在风险的持续增长的时代获得安全保障。所以我刚才谈到我们一种合理的安全保障机制模式,便是政府、社会、企业、家庭与个人共同分担生活可能遭遇风险的这样一种机制。 
第三点结论呢,社会保障是现代社会最为重要的安全保障机制,中国毫无疑问是要一个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我在前边我已经讲到了,人在封建社会作为家庭人,必须依靠家庭;人在计划经济时代,作为单位人,只能依靠单位;那么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作为社会人,同样是要依靠社会保障。只有社会保障我们才有可能自由地流动,才有可能自由地选择。所以在这里我比较反对把社会保障跟我们自由市场对抗起来的观点。恰恰是社会保障,维护了我们自由选择的权利。你比方说我们过去你没有社会保障,你在流动到另外一个位置去,你就要遇到很多的风险,你就害怕这种风险,你就有可能不流动。这个人的不流动,就影响到劳动力资源的配置。劳动力资源的不能够合理地配置,那么就影响到整个市场的效率。所以我个人一直认为,就是社会保障制度,实际上它不单纯是增强个人的抗风险的能力,而且也是提高效率的。因此呢,社会保障制度的结构与责任分担可以调整,但是这种制度所承担的责任,却不会由其它任何机制来替代。我们国家需要一个统一的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我个人认为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最后一个结论就是我们的未来保障,我们的将是一个多元化的混合型的安全机制,既有国家有社会,也有我们的家庭和个人。所以我强调的以传统的家庭保障作为我们未来的安全保障机制的基础,以健全的社会保障理性作为我们未来的安全保障的主体,以这种非制度型的单位保障或者社会公益或者通过市场较硬的商业保险来作为我们未来安全保障机制的补充,那么它们构成了一个多元化的混合型的安全机制。所以不要迷信市场,而对政府失去信心。比如说我们应该大家一块来努力,来推动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同时不否定其它的机制。我觉得也不应当对家庭失去信心,不能对社会保障制度失去信心。所以今天讲的问题呢,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这个问题来讲,我一讲大家就很明白了,实际上大家都是已经感受到的,只是在我们未来保障机制中间,我们所坚定不移的一点,就是社会保障毫无疑问,它应该占到主体的位置。我为什么一再地强调人在封建社会是作为家庭人必须依靠家庭,离开家庭就不行了;人在计划经济时代作为单位人只能依靠单位?那么人在市场经济情况下,作为社会人那依靠什么?不能说只能依靠单位,只能依靠家庭,那当然主要要靠社会保障来增强我们的抗风险的能力,来给我们以安全感,给我们在未来以较高的这种心理预期,我觉得这一个结论是毫无疑问的。我们应该为此而努力,我要讲的内容就是已经跟大家讲完了。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

编辑者:沈阳腾越家教网http://www.99shenyangjiajiao.com)


区域:和平区 沈河区 大东区 皇姑区 铁西区 于洪区 浑南区 苏家屯区 沈北新区 沈阳周边
学校:东北大学 辽宁大学 沈阳建筑大学 沈阳理工大学 沈阳师范大学 沈阳药科大学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 沈阳音乐学院 鲁迅美术学院 沈阳体育学院 沈阳大学 中国医科大学 沈阳中医药大学 沈阳化工大学 大连理工 沈阳工业大学 辽宁科技大学 辽宁石油化工大学 大连交通大学 大连工业大学 辽宁工业大学 大连海洋大学 辽宁医学院 辽宁中医药大学 鞍山师范学院 大连外国语学院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抚顺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营口职业技术学院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 东北财经大学 大连东软信息学院 北京大学 清华大学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方工业大学 北京工商大学 北京邮电大学 北京协和医学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 首都师范大学 北京外国语大学 中央财经大学 外交学院 国际关系学院 中央音乐学院 中央美术学院 中国戏曲学院 北京舞蹈学院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矿业大学 中国地质大学 北京大学医学部 中国人民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化工大学 中国农业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首都医科大学 北京师范大学 首都体育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北京体育大学 中国音乐学院 北京电影学院 中央民族大学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 华北电力大学 中国石油大学 北京联合大学 南开大学 天津科技大学 中国民航大学 天津农学院 天津中医药大学 天津体育学院 天津美术学院 天津大学 河北工业大学 河北大学 河北师范大学 石家庄铁道大学 河北经贸大学 山西大学 中北大学 山西农业大学 太原师范学院 山西财经大学 太原大学 内蒙古大学 内蒙古工业大学 内蒙古医学院 内蒙古民族大学 吉林大学 长春理工大学 长春工业大学 长春中医药大学 北华大学 吉林师范大学 长春师范学院 吉林财经大学 长春大学 黑龙江大学 哈尔滨理工大学 东北农业大学 哈尔滨医科大学 佳木斯大学 牡丹江医学院 齐齐哈尔大学 哈尔滨商业大学 牡丹江大学 鸡西大学 哈尔滨工业大学 东北林业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复旦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理工大学 东华大学 上海海洋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上海对外贸易学院 上海体育学院 上海戏剧学院 南京大学 东南大学 南京理工大学 中国矿业大学 常州大学 河海大学 南京林业大学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南京医科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淮阴师范学院 南京财经大学 南京体育学院 常熟理工学院 浙江大学 浙江工业大学 浙江师范大学 湖州师范学院 安徽大学  合肥工业大学  安徽理工大学  安徽农业大学  阜阳师范学院  淮北师范大学  安徽财经大学  淮南联合大学  安徽师范大学 厦门大学 福州大学 福建农林大学 福建医科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泉州师范学院 南昌大学 东华理工大学 江西理工大学 江西农业大学 上饶师范学院 赣南师范学院 江西科技师范学院 江西师范大学 山东大学 山东科技大学 青岛科技大学 青岛理工大学 曲阜师范大学 烟台大学 河南理工大学 河南工业大学 河南大学 郑州大学 信阳师范学院 安阳师范学院 南阳师范学院 商丘师范学院 开封大学 郑州师范学院 武汉大学 武汉科技大学 武汉工程大学 武汉理工大学 华中农业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湖北师范学院 中南民族大学 湘潭大学 湖南大学 湖南科技大学 湖南农业大学 湖南中医药大学 湖南理工学院 衡阳师范学院 湖南工业大学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中山大学 汕头大学 华南农业大学 广州医学院 广州中医药大学 华南师范大学 湛江师范学院 广东第二师范学院 广西大学 广西医科大学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 玉林师范学院 广西民族大学 海南大学 海南师范大学 重庆大学 重庆交通大学 西南大学 重庆文理学院 长江师范学院 西南政法大学 重庆理工大学 四川大学 电子科技大学 成都理工大学 西华师范大学 内江师范学院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大学 贵州师范大学 六盘水师范学院 贵州师范学院 云南大学 云南农业大学 玉溪师范学院 西藏大学 西北大学 西北工业大学 西安电子科技 陕西师范大学 咸阳师范学院 兰州大学 兰州交通大学 西北师范大学 青海大学 宁夏大学 宁夏师范学院 新疆大学 天津师范大学 山西师范大学 太原理工大学 太原科技大学 内蒙古师范大学 东北师范大学 同济大学 华东理工大学 上海财经大学 上海师范大学 上海大学 苏州大学 南京工业大学 南京工业大学 中国药科大学 徐州师范大学 杭州师范大学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江西师范大学 中国海洋大学 济南大学 山东理工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中国地质大学 黄冈师范学院 中南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深圳大学 暨南大学 广西师范学院 重庆邮电大学 重庆师范大学 西南交通大学 四川师范大学 绵阳师范学院 四川音乐学院 遵义师范学院 云南师范大学 西安交通大学 西安科技大学 长安大学 渭南师范学院 青海师范大学 新疆师范大学
科目:数学 语文 物理 化学 英语 历史 地理 政治 钢琴 美术 书法 网球 日语 托福 雅思 计算机 韩语 奥数 吉他 围棋 英语口语 法语 德语 成人 外教 幼儿 作文
Copyright 2010-2018 沈阳腾越家教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工信部备案许可证:沈阳家教网